教育-SANMUXIN.COM域名出售

物理老师帮女生开小灶,结果发生性关系,大一刚开学女生就怀孕了

2023-01-24 16:42:20

物理老师帮女生开小灶,结果发生性关系,大一刚开学女生就怀孕了

17岁的易鞠萍(音译)刚转学到宁阳高中时,在第一堂课上认识了吴俊波。物理老师吴俊波看起来很温和,戴着一双眼睛。他五官不突出,却给人一种温柔忧郁的气质。一双写着飞字的长手。晦涩难懂的电极和电流,听了他的讲座后,也变得有趣起来。

碰巧伊除了物理,其他各科都很优秀。易在转学后的第一次月考中获得了全班第一名。但是她的物理,只考了68分。班主任找她谈话时,她特意叫了吴俊波。“易鞠萍,你是全台第六名。物理多考20分就是第二了。你知道你努力的方向。”“吴俊波是一名今年刚毕业的教师。教学方法很新颖。你要好好学习。”

班主任恳切地交代了易鞠萍,并郑重地拍了拍吴俊波的肩膀。从那以后,吴俊波在课堂上特别注意伊的状态,特别注意她的作业和试卷。自习的时候,还会给她一个小灶,把落下的功课补上。成绩优秀,长得好看的女生总是引人注目无数男生喜欢她,无数女生排挤她。易早就习惯了高处不胜寒的滋味。

每周四晚上,都会给易补课。易发现私下里其实很爱笑。他嘲笑易的愚蠢。他抬起下巴,用笔指着易鞠萍的错题:“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?”听说你英语和数学都得了满分,记忆力不会那么差吧?”伊鞠萍不服,嘟着嘴:“都说名师出高徒,像我这样聪明的学生是学不了你的课的。天知道为什么。”吴俊波假装举手:“你说话很快。如果下次考试你过了90,我不会嫌弃你笨。“这一学期的补课,大概是他们相处最快乐的时刻。易的心里充满了莫名的感情。在吴俊波的课堂上,她经常看着他缺席。她想起了他的笑容,他微微皱起的眉毛,他深蓝色的眼睛,当他们独处的时候。

宁阳高中位于一个偏远的小镇。这里的初夏很美,因为镇上种了油菜花。花儿开得灿烂,在风中摇曳,蜜蜂在花丛中穿行,忙碌而快乐。正是在这个花开的季节,伊鞠萍知道自己变得不一样了,她的心因为一个人而绽放。爱情会让人迷惑。我越想见吴俊波,她就越害怕。即使他们补课,她也经常缺席。她不敢看他的眼睛,怕那深不见底的深蓝色俘获了她的心。

再月考的时候,易鞠萍终于挤进了年级前三,物理考了92分。她怎么会傻呢?只要她一直优秀,只要稍加努力,没有任何学科会阻挡她的脚步。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傻,她喜欢他俏皮的笑容。在一个普通的星期四,伊鞠萍决定感谢吴俊波。因为她已经90多了。

她推开办公室的门,发现吴俊波异常。整个人毫无生气,卡在椅子上。他的眼神沧桑,衬衫袖口总是整齐而散乱,几个烟头爬在桌子上。“吴俊波老师,你病了吗?我去叫医生。”“别走,我没事。”这片带着烟草味道的混沌空气突然变得安静了。易鞠萍站在门口,不知所措。她感觉到了吴俊波的异常,她也意识到他一定有一些问题或变化,但她不敢问。只是静静的看着他。

“你们女生都这样吗?这么善变?”很长一段时间,吴俊波说了这样一件奇怪的事。没等易鞠萍回答,吴俊波就自顾自地继续说道。“或者说,看到外面熙熙攘攘的世界后,我抛弃了小镇,约定我先来等她。才一年,一切都变了……”易的几句话,鞠萍已经明白了。他伤心的样子也让她心痛。"吴俊波老师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,跟我来."

寂静的教学楼,灯火通明的自习室,易在前面,在后面,走过走廊,下了楼梯,一路走向操场。伊鞠萍爬上高高的台阶,指着栅栏外的花海。“你看,多漂亮啊。”傍晚,天黑之前,向外望去,一片金黄,无边无际。几只麻雀停在电线上,漫不经心地唱着歌,空气中充满了花香。吴俊波看着和她并肩站在一起的易,在她的内心深处,她变得温柔起来。

到了高三,教室里的空气变得紧张起来。易成了的阶级代表,他们的距离又拉近了。每天,她收作业,发作业,交试卷,易鞠萍频繁地进出吴俊波的办公室。伊终于不会因为物理而落下分数了。吴俊波也将在周四晚上安静的学习,和易一起站在台阶上。秋天,田野也是金色的。玉米芯傲然挺立,尽显饱满。

他们经常很安静地谈论未来,关于伊鞠萍去哪所学校,她将来在哪里工作,以及她是否会回到这个小镇。只要谈到未来,一定是悲伤的,因为有太多的不确定性。或许是某个调皮的学生逃课,看到他们经常“私会”,又或许是某个嫉妒易的女生造谣,关于他们的谣言在校园里愈演愈烈。有的同学甚至扩展到在操场搂抱,晚上等等。

在一个新闻闭塞、思想守旧的小镇,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。随即被调到其他班级任教,而易则频频被班主任发短信。就连伊那位老实巴交,常年在外打工的父亲也回来了,一巴掌打在伊脸上,火辣辣的疼。“你和妈一样,都被男人骗了。”伊摸着发烫的脸,想到从小到大从未见过的母亲,百感交集。在看不到的日子里,易的物理成绩又一次跌到了及格线的边缘,她情绪激动,郁郁寡欢。当两个人偶尔在走廊相遇时,吴俊波总是扭过头去避免和她接触。伊鞠萍知道这是为她好。没有什么比一个女学生的“清白名声”更重要的了。

高考轰轰烈烈地来了,易觉得高考终于来了。高考后,她是一个成年人,没有人能阻止她爱吴俊波。结果,易考上了省城的最高学府。那里是吴俊波的母校。她光明正大地去了吴俊波。她不再叫他老师,而叫他吴俊波。她厌倦了他,缠着他,让他去市场买好吃的犒劳自己。他笑而不语,任她安排。

拥挤的市场里,她叽叽喳喳地把他领走,他默默为她买单,就像一对相爱的情侣。他们谁也没有解释,但他们心里都有同样的想法。在他的单身宿舍里,伊握着的手,看了一遍又一遍:“很奇怪,一个大男孩有这么漂亮的手。真是不可理喻。”

吴俊波看着躺在他怀里的可爱的人,轻轻地问她:“你会回来吗?不能不负责。”“当然,我们结婚了。看看那些孩子敢说什么。”在她报读大学的前一个月,易发现自己怀孕了。她非常高兴。她有了小生命,成了母亲。天啊,她很兴奋要做妈妈了。她拥抱了吴俊波:“我一定要做一个好妈妈。我会一直拥抱她,吻她,爱她,让她不哭。”

吴俊波很恼火,甚至恨自己。他刚刚毁了一个女孩吗?一个前途光明的才女,不应该因为她而耽误了自己的人生。不,绝对不行。吴俊波带她去了城里的医院,但她拒绝了。她非常固执。整个青春期没有爆发的叛逆,都在这种反抗中表现出来了。

“易鞠萍,别傻了。孩子以后还能有,未来就没有了。”“吴俊波,你不爱我吗?你不爱我们的孩子吗?那是我们的孩子!”“如果我不爱你,你能放弃这个孩子吗?”吴俊波从未如此认真地对待过伊鞠萍。他直勾勾地盯着她,一瞬间眼里充满了愤怒。

第二天,吴俊波失踪了,伊鞠萍被她的父亲带回了家。奇怪的是,她父亲并没有骂她,也没有说什么羞辱她的话。半个月来,没有发现吴俊波的踪迹。给他打电话,是个空号。她让同学去学校找他,结果连个人都没见到。他爸爸天天劝她:“恋爱可以,但是不能傻,不能傻。你看,一个孩子把他吓跑了。你敢把生命托付给这样的人吗?”

伊哭了很久,她的眼睛又红又肿,最后同意去医院。手术中,她坚持不用麻药。她应该记住,这种痛苦是失去的痛苦。在她的左边,有一个打扮得很漂亮的女孩,她熟练地叉开双腿,很自然地放在操作架上。随着麻醉剂的强度,她睡着了,上瘾了,在睡梦中失去了一个孩子。易鞠萍突然感到害怕。一个生命就这么容易被抛弃,不痛苦吗?

她对自己说:吴俊波,我是一个伤害了你的女人。你一定记得我。封闭的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,几个器械穿过她的身体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个沙哑的女医生声音传来:“胚胎完全取出,需要组织检测吗?”“不要。”易鞠萍几乎本能地喊了出来。这已经是罪过了。

走出手术室只需要2分钟,但她却仿佛走了一个世纪,双腿毫无感觉,肚子痛得难以忍受,头发湿漉漉的。看到年迈的奶奶站在手术室外,易泪流满面。吴俊波消失了,附着在这上面的血肉关系也散尽了,这一切都完了。在走廊的远端,一个戴着帽子和围巾的年轻人看着伊鞠萍。一双深蓝色的眼睛流露出绝望和爱。他的双手紧紧的嵌在一起,皮肤被指甲掐出了血痕。

易向学校提出申请,等军训结束后再来报到。她在毕业照图书馆找到了学生吴俊波。他微微一笑,温柔而忧郁。而在他的身边,有一个女孩,紧紧地靠在他的肩膀上,像一朵盛开的玫瑰。

伊鞠萍盯着它。我简直不敢相信。我的心疼了一下,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。因为那个女孩,和她有着非常相似的外貌。原来爱他真的是一场灾难。四年后,易回到宁阳中学教书。她只是不想辜负一个长久的承诺。她教英语,和孩子们相处得很好,很快成为最受欢迎的女老师。

像以前一样,吴俊波使电极和电流变得有趣,但私下里,我听说他是一位非常严肃的物理老师,从不单独给任何人补课。他们偶尔会在走廊相遇。她称他为吴俊波小姐。他叫她,易老师。他们互相点头微笑,然后走过。